生如夏花

我眼前的世界如此廣闊,瑰麗,
沒有盡頭。

【瀨見/川西】Ignite Your Bones

❖標題來自 Coldplay - Fix You

❖OOC屬於我,所有角色屬於古館老師

Summary
瀨見在中學最後一年失去了首發資格,而川西不經意走進他的生命裡。

Oct. 22

眾所皆知,瀨見英太的品味極其差勁。

最初由天童發端、有關便服審美觀的嘲弄,不知何時在各方東添西綴的渲染下,反倒變成全方位否定的流言。殘念系男子──在本人也沒能於第一時間察覺之下,莫名其妙地被貼上了這樣的標籤。

當瀨見是在放學後前往體育館的途中,與三五成群的女子排球隊員擦身而過時,不湊巧地捕捉到那稱不上惡意的調侃稱呼;而始作俑者與同儕恰在三步距離外,同樣不巧地目睹也聽足了完整的事發過程。

 ...

【クロ赤】加筆段子

#The Pure Good of Smell的後日談,
一個關於赤葦有了咬人怪僻的小段子。

#ABO世界觀

練習結束時,木兔喊住黑尾,手指在頸部右側比劃著。

「你這邊那個、唔?OK繃?有一邊翹起來了啊──」

「喔、喔喔,謝啦。」黑尾抬手抹過頸後,勉強將貼布壓回去。

這個動作本來沒那麼困難,直到夜久三步併作兩步,精準地踩著點壓境而來。他朝黑尾嗅了嗅,跟著又扭過頭,急衝衝地掩住一個大大的噴嚏。

「我說你,」夜久皺眉,拇指合食指搓著鼻翼,「你是換了枕頭?怎麼這兩個月老看到你落枕?還有、貼布是哪款的?隔著網都能聞到這嗆鼻味。」

「喔,是赤葦給的。」黑尾面色不改地回答,「他說老家的爺爺貼這...


1月初趁天晴采風,在士林官邸不遠處的公園所拍攝的白梅

年節將近,預先祝Lofter追蹤的各位新年快樂囉

【クロ赤】The Pure Good of Smell 06完結

#1. CP是黑尾鐵朗和赤葦京治
#2. ABO世界觀
#3. 最終回沒有性描寫,只有落落長的背景科普補充


當木兔光太郎在桌上一字排開事先備好的參考用書與講義,其中甚至包含筆記本,以及開啟了錄音功能的手機時,黑尾才查覺事態的走向非常、非常不對勁。

「我說你、這陣仗是怎麼回事?不就只是一門課嗎?」

「你才是、麥茶以外不就毫無準備嗎?」木兔伸掌直搗黑尾身前空無一物的桌面,使勁拍了三下,「這可是攸關我未來的人生大事啊!黑尾你這麼不放在心上簡直沒血沒淚無情無義!」

「這種時候四字成語倒是背誦得挺流暢嘛……」


夜久於平日慣常的席位坐定,兩手...

【雜言】生存報告

Part.1

連假期間愉快地找小夥伴玩耍,途中小夥伴天外飛來一句「說好的一月更新呢:))))」直把我嚇得不要不要。

因此回到家後,我還點開了Word統計字數,安慰自己在工作之餘仍然有碼字(雖然是隨心情和動力值)。

扼要地說明下,關於那篇未完結的ABOクロ赤,目前最後一回大約攢了七千字,篇幅主要集中於赤葦升入大學後,兩人為了往後結合的諸多準備,性質上比較接近交代故事裡的世界觀(大概帶有點科普味兒),還有在眾親友與路人面前專業放閃的培訓之路(黏黏膩膩的日常)。

之後預計還會再寫一篇赤葦視角的尾聲,以及結合生活的片段。因此總計再三篇就能結束這個故事。

如果也有人還惦記著這坑的話,請放心,作者沒...

【クロ赤】I Was Born in the Galaxy of Your Eyes

抱著クロ赤的心,結果寫出像是赤クロ、沒頭沒尾的段子。
涉及口活描寫,缺乏劇情的鍋邊肉。

以上都能接受的話,請走以下連結:
AO3


算是之前一篇瀨見川西的醉鬼段子相同題材、不同CP的延伸創作。

在我與好基友互相挖掘的眾多腦洞中,莫名覺得及岩與クロ赤同住屋簷下的互動很帶感(不如說只是將喜歡的CP湊成堆)。這篇大概是採這樣的多元成家背景設定,有機會的話會再以段子形式撩撥一下妄想。

順帶一提,雖然曾經說過本命是黑尾,不過更準確來說應該是「黑尾是想撩撥的本命,而岩泉是想求婚想求給追的本命」。小岩和夜久大約是我目前最想描寫的對象,尤其是居酒屋打工boy的小岩,哇喔。

--
12.09補/

取得軟萌小...

【瀨見/川西】Ignite Your Bones #上

Nov. 1

眾所皆知,瀨見英太的品味極其差勁。

最初由天童發端、有關便服審美觀的嘲弄,不知為何在時間與各方東添西綴的渲染下,反倒變成否定整體全方位的流言。殘念系男子──在本人也沒能在第一時間察覺之下,莫名其妙地被貼上了這樣的標籤。

當瀨見恍然得知這個事實,是在放學後前往體育館的途中,與三五成群的女子排球隊員擦身而過時,不湊巧地捕捉到那稱不上惡意的調侃稱呼;而始作俑者與同儕恰在三步距離外,同樣不巧地目睹也聽足了完整的事發過程。


「那算什麼啊──」

儘管著意收斂手勁,但置物箱在櫃門驟然關上的瞬間仍是免不了尖銳的碰撞聲。瀨見面色陰鬱地扯著領帶,...

【瀨見/川西】隨筆記腦洞

最一開始,只是一杯生啤酒。

然後從第一杯變成第二杯、第三杯,直到隔桌的川西太一都能清楚瞥見昔日前輩耳廓透光似的紅。十分鐘前追加的串燒與炸物乏人問津,當男店員兩手高舉六大杯生啤,開啟新一輪的酒量競賽時,鼓譟聲有如場中飛身完美救起一顆好球似地炸開。

他朝那一桌覷了一眼,這回合該是輪到瀨見與天童兩位前輩的較勁,雙方不知為何彷彿卯足幹架的氣勢,高高捲起袖子。

他抿唇喝了口茶,想了想還是麻煩隔壁的白布捎來菜單。恰好目睹至今仍舊恪守門禁的前隊長提起運動背包颯爽離去的背影,最後還是忍住沒出聲打斷隔壁桌的熱戰。

光是喝啤酒,很快就飽了吧。他翻過菜單心猿意馬地瀏覽,聽著身旁的白布用一貫清冷的嗓音...

【雜言】Maurice

假日校稿校到頭昏眼花,到處亂爬開小差時,莫名起了衝動又再將《Maurice》的原著小說隨意翻了幾章(臺灣譯名為墨利斯的情人)。

如果在電腦桌前的你,剛好點開這篇雜言、又不排斥同志文學的話,請務必搜尋關鍵字欣賞一下同名改編電影,當作誤上賊船也好姑且嘗試一下吧!


以下節錄幾段我非常喜歡的橋段:

"It was the closing of a book that would never be read again, and better close such a book than leave it lying about to get dirtied. The volume...

【クロ赤】The Pure Good of Smell 05下

#1. CP是黑尾鐵朗和赤葦京治
#2. ABO世界觀
#3. 本回通篇為非典型ABO性描寫,還請自主跳過


黑尾鐵朗曾經認為,alpha與omega之間大多不脫出支配與被支配的關係。他的母親是一位顯性的alpha,而父親則是beta(他也曾經好奇自己出生的機密,但從沒膽量向雙親證實過),因此自小只能從大眾文化裡補足關於alpha與omega的連結認知。一個最常見的比喻就像基督徒常用的詞彙──如同羔羊般純潔的omega,alpha則必須像頭陰狠的狼,而前者必將成為後者的獻禮與祭牲。儘管在所有以才子佳人為主題的小說裡,皆刻意弱化了狼扼住羊脖子的畫面血腥度,但...

1 / 2

© 生如夏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